带着青山进入道颠观疗伤,没一会儿,幕明道长扛着铁楸走出道颠观。

“就在这方圆百平米之内......”

道颠观前的平地,泥土之中夹杂着碎石。青山在阵中躲避巨蚁的袭击,绕着这百平米的空地转圈,幕明道长脸上带着笑意:“纵然阵法已毁,青山留下的脚步印还在......”

“咔咔...”

铁楸在沙石地面开始挖掘,幕明道长脸上带着激动:“阵法总是有迹可循,找到阵眼所在,必然知道阵法如何摆布,知道星辰方位,明辨阴阳五行走向。如果能够参悟......”

幕明道长满心期待,动力十足,在这百十平的空地上埋头挖掘。而在道颠观中,玉玑子道长,盘膝坐在梧桐树下诵经。玉山道长双眼看着道观之外,脸色变幻不停:“师傅,幕明师叔,是不是真的能够参悟张一方道友布下的阵法?”

玉玑子道长抬了抬眼皮,知道自己的弟子想什么。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贫道不清楚,这在个人领悟吧。不过,当初张一方道友停止阵法运转之际,率先捏碎了一块刻满符文的石块。如果为师所料不错,那应该是阵法关键所在。阵法有阵眼,作为阵法之基,自然要有阵法总图,控制阵法走向。”

玉山道长脸色好看了很多,听得认真。

玉玑子道长也看了一眼道观门外,叹息一声说道:“就算能够找到阵眼,没有阵法总图,如何控制阵法?”

“整座阵法,就好比道颠观,可以看得到。然而,道颠观土地使用证,房产证都是属于为师与你,为师与你不点头,幕明纵然想要鸠占鹊巢,道颠观始终还是属于为师与你。而阵法总图,就是房产证。”

玉山道长点了点头,算是听的明白了:“师傅的意思是,就算是慕名师叔找到阵眼所在,阵法还是阵法,幕明师叔无法得到对吧。”

玉玑子道长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这一点为师不敢确定,幕明与贫道仅仅有几次相见之缘,对于幕明的了解,为师也仅仅停留在数十年前。幕明有什么样的悟性,为师不清楚。他能不能找到阵眼,能不能参悟阵法,为师不敢断言。不过,为师很清楚,阵法毕竟完整了,才能发挥应有的威力。张一方道友离开,并没有收走阵眼,仅仅毁掉阵法总图,想必根本就不担心阵法被别人参悟。”

玉玑子道长目光落在道经上,声音有些轻不可闻:“找到阵法阵眼,就能参悟阵法,如此,阵法还有什么神秘可言?岂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阵道大师?而且,遁甲门阵道与三清观明显不同......三清观布阵之法,是上古符箓阵法......”

“符箓阵法!”玉山道长满脸向往:“弟子本以为只是传说,这种阵法存在于古文献之中,没想到今天见到了。”

“张一方道友毁坏阵法总图,纵然阵眼尚存,如果不知符箓如何刻画,最终也难以参悟。”

玉玑子道长言语幽幽:“当初三清观讲道,为师现在颇有感怀,当初应该去听道的。不知道三清观,下次讲道在何年何月,如果还有机缘,为师必然去听。”

玉山道长知道师傅后悔了,心中暗道:“毕竟当初三清观讲道,那种奇异传言,让人难以置信。现在看来,三清观有关传言,必然属实。”

师徒二人不在说话,没多久,看到身上缠着纱布的青山,走出了道观。直到日落时分,青山兴奋的声音传来:“师傅,这就是阵眼吗?要不是这里土壤比较疏松,石块碎裂还保持完整,还真的很难相信,这堆碎石就是阵眼。”

幕明道长声音却很是失落:“这只是一处阵眼,可惜,灵石符箓上的符箓没有了,石块也已经碎裂。现在只知道阵眼所在,希望能够得到完整的阵法吧。青山,你回道观休息,为师继续寻找后续阵眼。”

青山没有回转道观,而是继续在外面,跟着寻找阵眼所在。

道颠观中,玉山道长看着不为外界所动的师傅,心中叹服:“阵法阵眼果然毁坏了,符箓消失,得到阵法,幕明师叔,也不一定能够参悟吧。”

......

“师弟,快半年了,咱们终于回来了...”

湖面上,坐在小船上的陆贞,看着远处湖心岛,撩着水小声说道。

“讲真的...”张一方撑船速度并不是很快,与那种近乡情更怯有着明显不同:“与师姐在一起,贫道现在根本就不想回来。”

“不回来不成了,身上的钱已经花光。而我们有没有想到办法赚钱,而且这几个月,我们能够找到赚钱的机会太少了。现在我很疑惑,恒空师伯,游历天下数十年,究竟是怎么样赚钱的......”

陆贞真的很是迷惑,同为修道者,陆贞与张一方也尝试给人算命,也尝试给别人观看风水。只是可惜,这种机会本就不多不说,而且因为他们太年轻,没有人愿意请他们。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不仅在各行各业,在修道者这里,中国人也认为,年轻者不如老年者知道的多,懂得多。

“要是我们有我师傅那种道行,那种气质,应该不会为此而愁苦吧。”张一方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眼湖心岛:“也不知道现在师傅是不是已经离开湖心岛,去寻找日游神。”

“师弟,你是害怕外出游历的时间太长,张真人会因此生气吧。”

陆贞微微一笑:“师弟何必为此苦恼,张真人神算无双,恐怕在咱们离开的时候,张真人就知道,咱们会归来很晚。不然,为什么张真人给师弟的钱财,今天刚好用光?”

张一方一愣,脸上带着苦笑:“贫道似乎已经预料到,师傅早就算出我们外出归来很晚,也已经制定了惩罚计划。”

说话间,已经靠近荷花丛,湖心岛码头已经近在眼前。陆贞诧异的看了一眼张一方,笑道:“不会吧,张真人有道高士,不会因此惩罚师弟吧。”

张一方脸色更苦:“师姐难道忘了,上一次因为梦熙师妹开灵的事情,因为炸鱼的事情,师傅那种惩罚......”

想到张道然的惩罚,张一方有些后怕:“那可是把除了睡觉吃饭的时间去掉,所有的时间,都占用了。师傅神算无双,每次贫道刚睁眼,二师弟就奉师傅之命开始催促,根本就不给贫道多休息的时间......”

“上次惩罚是一个月,这次晚回来两个多月,恐怕惩罚会翻倍。”

陆贞看着有些忐忑的张一方,宽慰道:“或许,张真人已经外出,现在还没有归来。”

张一方划着船靠近码头,看着陆贞笑道:“要是没有归来更好,说真的,这半年,我才体会到什么是快乐,等到师傅回山,贫道就请求师傅,为贫道当红娘。到时候,成了亲,我就要求分家,在北面随便一座小岛,过着咱们的二人世界。”

陆贞脸色微红,娇嗔的看了一眼张一方,等到张一方上了码头,就要掉转船头回去:“你先去向张真人说明再说,我是......”

蓦然陆贞一愣,撑船的动作有些停顿。

“师姐...”张一方看着陆贞脸色古怪,目光瞟向南方,有些疑惑。只是目光看到荷花丛中,背着双手,站在水面上的张道然,那一脸莫名笑意,张一方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