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强!

刚才柳妈妈听到了有人喊,说什么刘强柳强的。

她也不过就是这个耳朵入那个耳朵出。

甚至连重名这种心思和念头都没起来过。

走了这么几年,音讯全无。

一开始的时侯还想着念着,恨着骂着之余,还带着希望。

可一年又一年的。

柳妈妈早在生活风雨各种搓磨磨砺之下把这个男人忘了个干干净净。

她也曾想过这个男人会不会就这样死在了外头。

后来,只顾着儿子女儿,还有应付柳奶奶那边层出不穷的折腾。

一点心思都没了。

直到,这一刻!

柳妈妈以为自己会把这个男人给忘记。

可事实上,只一眼。

就那么抬眼的一眼。

柳妈妈整个人直接就僵到了那里。

柳强!

那个男人!

柳双双还在后头低着头忙活呢,也没注意这边。

还是外头进来的那个陌生女音喊了好几句没听到她妈回应,她才抬头朝外头看。

只是这一看她立马就丢下手里头的东西走了出来,

“妈,你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柳双双以为柳妈妈是哪里不舒服,扶住她有些僵的身体一脸的担忧,

“是不是累了,你去里头歇一会儿,我就说这里我来你非得不听,看看,累了吧?”

“妈,妈没事儿……”

柳妈妈的声音在发抖,牙齿直打颤。

这事儿,不对啊。

“妈你……”

柳双双紧张的声音在看到对面女人拽过来的中年男人,以及男人怀里头抱着的几岁孩子时噶然而止。

她的眼神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柳强!

王金莲还在那里娇娇的笑,

“强哥,你刚才不是问过说这家的包子很好吃嘛,瞧着这也不咋样啊。”

“哎,你们就是卖包子的吗,赶紧的给我们拿三个。”

“要是不好吃的话我可不给钱啊。”

年轻女人声音娇娇的,带着满满的骄傲和居高临下的矜持。

漂亮的杏眼扫了眼柳双双母女两个。

她一脸的嫌弃,“怎么回事呀,你们倒是去拿包子啊,真是的,要不是这镇上穷的没有别的铺子,我早就走了,哎,强哥,一会儿这包子要是不好吃你得吃完啊,对了,小宝你还是别吃外头的吃食了,还小呢,谁知道这包子做的好还是不好的,万一这肉不新鲜呢。”

王金莲吧啦吧啦说了一通。

最后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怎么柳强半天没回自己?

她总算是想起抬眼去看一下。

只是这一看不禁疑惑了下,然后她拧了下眉头,

“柳强,哎,强哥你怎么回事儿……”

“说话啊,几个意思?”

柳强一开始只是觉得柳妈妈眼熟,

多少年没见啊,再加上柳妈妈在老家生活的极不如意。

面容也好心灵也好,都沧桑的紧。

也连带着让她显老好些岁。

直到这大半年才稍缓,但也是整日里头忙个不停的。

柳强还真的一时没敢往这上头想。

再说,他娘可是说了,早把那个女人给打发了。

只是看到对方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眼神,还有随后走出来的柳双双……

他咽了下口水,下意识的就想离开,

“我突然想起有点事儿,赶紧回家去,包子改天再吃……”

心里头恼他娘恼的很,

连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和他提前说一声!

要是早知道……

“几个意思啊,柳强,你耍我呢,不是说了带我来逛的吗?”

“我不回去!”

年轻女孩子可不悚他,冷哼了一声满满的傲娇!

柳强心里头骂了一句没脑子,就想把人给拽走。

柳双双却是咧了咧嘴,嗷唠就是一嗓子,“爸,爸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和弟弟有多想你,我妈这几年天天想你,一想到你就哭,你看看这才几年啊,我妈就因为思念老成了这样,爸你这次回来不会再回去了吧,爸你是知道我和妈在这里所以过来看我们的吗,就知道爸心里头还是有我们的。”

柳双双充分把一个女孩子看到自己亲爸突然出现的惊喜给表现了个淋漓尽致!

无视柳强越来越难看,最后铁青的脸色。

她捂着脸傻乐了几声后,眼神带着狐疑的落在柳强怀里抱着的小男孩,以及一脸母鸡护食般的年轻女人身上。

歪了下头,她声音里头带了几分紧张和狐疑,

“爸,爸,她们两个是谁啊,你你和我妈可是结过婚的啊,你你不会是给我们找了个二妈吧?”

“呜呜,爸,你怎么能这样啊?”

“你对的起我妈这几年对你的心吗,你都忘了信里和我妈说的话,你让她好好照顾我们姐弟两个,让我们等你衣锦还乡,咱们一家几口团圆的啊,你你怎么能这么快就被别的狐狸精勾的变了心啊。”

“爸,呜呜,你不能对不起我妈,反正,反正这个狐狸精就是个坏人!”

柳双双胡搅蛮缠。

反正她还小,还是个孩子,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看了眼身边闭着眼抖着身子,大颗大颗往下掉泪的柳妈妈。

知道指望自家亲妈是不可能了。

柳双双自然是干劲儿十足的自己上!

她妈又没做错什么,她们姐弟又没做错什么。

凭啥要怕这个渣男?

她站在那里索性放声大哭,眼角余光瞟着周围被自己哭声引来怕稀稀落落的几个人。

心里头有些可惜,

人太少了啊!

要是以往那样的大集上,她这么几嗓子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

肯定能让柳强半天就能在这方圆十里八乡的扬一回名!

不过这样也够了。

都是四乡八里的,大过年的又没啥娱乐。

能遇到这么大一个八卦,传播的速度肯定光速……

想到柳强回到家肯定会牵怒柳奶奶,让这对母子一点点的离心,最后整个柳家鸡飞狗跳。

她就觉得高兴!

“你,你胡说什么呢,我我不记得你……”

柳强终究还是有些心虚,认出这是自己的大女儿,一时硬是没敢说不认识!

柳双双勾了下唇正欲开口。

站在柳强身边的王金莲却是一下子蹦了起来,伸手冲着柳强脸上就是一巴掌,

“好啊柳强,你竟然敢骗我!”

“我告诉你,这事儿你要是不给我弄个明白说清楚,本姑娘和你没完!”

一巴掌打过去后她还想打第二巴掌。

却被脸色阴沉的柳强握住手,声音真挚而虔诚,

“莲莲,你手打疼了吗,快过来给我看看,我帮你吹吹,下次生气先和我说一声,万一把你手打疼了呢?”

“我手疼管你什么事儿啊,我告诉你,这事儿要是不给我说清楚,我我和你没完。”

“不,咱们就不过了!”

她抬起脚用力踹了下柳强,然后扭头,扬着下巴斜眼看向柳双双,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家柳强可是说了不记得你,想讹我们钱的是吧?”

“他他,他放屁!”

柳妈妈本来被柳双双扶着坐到了一侧的马扎上。

刚才女儿的话她不是没听到,也不是不想说话。

可看着对面的母子,她是恨啊。

特别是听到柳强亲口说不记得的话,柳妈妈是气的全身直哆嗦。

说不出一个字来。

好不容易缓下这口气,她就听到王金莲居高临下的话。

实在是没忍住。

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指着柳强恨声道,“你让他再说一遍,他敢说不认识我,不认识她吗,我和他结婚小二十年了啊,我女儿今年都十六七了,他个王八蛋敢说没和我睡过没和我生过孩子,你让他说,你让他个王八蛋给我说!”到最后,柳妈妈都要疯了,恨不得手里头拿把刀子去砍了面前这个王八蛋!

“柳柳强……”

王金莲被这样子的柳妈妈吓了一跳,想也不想的躲到柳强的身后。

求保护。

“莲莲别怕,不怕啊,没事,有我呢。”

“嗯嗯,你快点把这个疯婆娘给撵走,我我不要看到她啦。”

“呜呜,吓死了。”

柳强怀里头抱着的孩子估计也被吓到,也开始闹腾哭泣。

他看着身边的娇妻幼儿,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看向柳双双母女两人的眼神就跟着不善了起来,

“你们两个乱说什么,我告诉你们,有什么话以后再说,要是吓到我媳妇孩子,我和你们没完。”

柳强丢下这么一句话牵了王金莲的手就准备转身走人。

“你个王八蛋你不能走,你让我等了这么多年你给我说清楚,你凭啥在外头找别的女人生孩子?”

那她的这两个孩子算什么?

柳妈妈要扑过去拽住柳强不让他走。

却被柳双双给按住。

她对着柳妈妈摇摇头,用力拽着她的袖子不让她动。

“你放手。”

“妈,他就是个王八蛋,你难道和个王八蛋讲道理吗?”

明显是不行的啊。

柳妈妈听了自家女儿的话捂着脸呜的一声放声大哭。

她要怎么办?

还不如死了呢!

眼看着柳强头也不回的就要一家三口走远。

柳双双突然大声喊了一嗓子,“你和这个男人生了孩子不假,可是你们结婚了吗,他娶你了吗,哦,不是,应该是他带你去扯结婚证了吗,没有国家法律保护你就是个三儿,你生的孩子就是个私生子!”

“他和我妈才是国家法律承认和保护的。”

“你就是个抢别人男人的坏女人,不要脸的狐狸精!”

王金莲听了这话嗷的一声尖叫,

“柳强你放开我,我去撕了她这张烂嘴!”

“莲莲听话,回头你有气冲我发,这会儿人都看着呢。”

“乖啊。”

柳强难得带着几分强势的制止了王金莲。

回头带着煞气瞪向站在不远处的柳双双,

“你给我闭嘴!”

这是他女儿。

柳强在看到第一眼的时侯就心里头认了出来。

可是,这个大女儿和小时侯一样的讨厌,不招人喜欢!

“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你要是再敢乱说话……”

后头的话柳强没有说出来,但眼神里头的威胁却是很明显,

他虽然才回来。

但这世上的事儿到哪里都少不了钱!

凭着他现在的能量,把这母女几个弄出这镇子,远远的弄出去还是很容易的。

他是这么想的。

也是真的打算这么做。

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的出去,这哭丧着脸回来?

柳强哄着哭闹的孩子,还得时不时安抚着王金莲,看的站在院门口的柳奶奶心疼不已。

她老远就小跑过去,“哎哟这是回来了啊,宝宝快过来,让奶奶抱抱。”

又小心的看了眼一脸气呼呼的王金莲,笑了笑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金莲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不高兴啊,你看这孩子都是大强抱着呢,又没累到你。”

她这不说话还好。

一开口柳强心里头立马就喊了句不妙。

赶紧想开口拦住王金莲,最起码别在这家门口的发飙啊。

可惜,慢了一拍!

王金莲已经满声恨恨的开了口,

“喊什么喊,金莲也是你能喊的吗,我是你们家什么人啊,还有,宝宝过来,妈妈抱。”

“什么奶奶不奶奶的,我儿子可算不得你们柳家的人!”

想起刚才柳双双当着那么些人喊的那句私生子,小三的,她就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家给烧了!

她王金莲什么时侯轮落到被人指着鼻子骂小三不要脸的地步了?!

简直是……气死她了!

“这这是咋了,我我也没说啥啊。”

柳奶奶绝对是个欺善怕硬的人。

被王金莲这么劈头盖脸的吼了一通,再加上本来觉得自家不如人,心虚的不得了,“我我不就是随口说说嘛,你你都和我家大强睡一块,孩孩子都有了,咋的就不是我孙子,不是我们家的人了?”

昨晚回来的时侯不是好好的嘛。

早上还笑呵呵的呢。

这出去一趟咋的还变了个人?

柳强扫了眼他妈,心里头有些累,他这个娘真是……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稍稍握紧了王金莲的手,语气温柔,“别气,这事儿我一定给你个解释,咱们先进家再说好不好?”

“你看宝宝都饿了呢,小脸都冻红了,你不心疼啊。”

“饿死冻死才好,你就省心了是吧?”

“胡说什么呢,你和孩子就是我的命。”

这话听的王金莲心里头稍稍高兴了几分,只是想到柳双双母女……

她瞪了眼柳强,“你给我进来说,我就听你说是怎么回事儿。”

扭了身子气呼呼的先回房。

柳强故意落后几步,看了眼满头雾水的亲娘一眼,叹口气,

“娘,你怎么不和我说她们娘几个在镇上卖包子的事儿?”

柳奶奶听了这话半天才反应过来。

瞪圆了双眼,“啥,你们遇到那个女人了,是不是她说了些啥难听的话,惹金莲生气了?儿子你别怕,金链你也别生气啊,娘我只认你这个媳妇。”一边对着进屋后把门摔的咣当响的王金莲表达了自己只承认她的决心,一边扭头恨恨的道,“儿子这事儿你别管,娘这就去镇上,非得骂那个女人一顿不行。”

“明明是她自己不要脸,瞧不上咱们家要偷男人被娘撵出去的,她怎么还有脸回头指责你?”

“果然是不要脸。”

柳强却是心头一跳,想了想,他低声道,

“这事儿是真的,娘你有证据吗?”

“啊,这这,这啥证据啊,有,娘肯定有!”

柳强深深的看了眼柳奶奶,一时间没有出声说什么。

一顿午饭吃的乱七八遭。

气氛压抑而紧张。

就连三房的两个孩子都没敢大声说笑。

王金莲吃完饭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姑奶奶般的扬着下巴看向柳强,

“你说吧,我现在给你个解释的机会。”

“我告诉你柳强,你知道我的脾气,要是说的不满意,不能说服我,咱们两个这事儿就完蛋了。”

“以后你过你的独木桥,我回头带着孩子立马再嫁!”

真当她王金莲是没男人还是怎么了?

她要是往外头说一声,准有一大把的男人排队等着娶她!

柳强是习惯了王金莲说话的方式和习惯。

柳家三房的人听了呢,夫妻两口子互相看了一眼,柳三婶暗自咂了下舌,

你这大哥找了这么个女人啊?

柳奶奶则是唰的沉了一张老脸,“说什么话呢,金莲你可是生了我们老柳家的孩子,怎么能带着我们家的娃嫁别的男人?以后这种糊涂话可不能再说了,不然娘可是要生气的。”

王金莲撇了下嘴,

你个老太婆生不生气的管我啥事儿?

不过眼珠一转,她的视线落到柳家三房的柳生金身上。

咪了下眼,她心里头不快也不准备让柳家人痛快的抬手指过去,“他叫柳生金是吧,你们明个儿帮他改个名字,我不喜欢这个家里头有人和我有一样名字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