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初二完全的休息。

要说最高兴的,自然是柳向东无疑了。

已经迈过七岁门坎的他,长这么大就没过这么开心这么让人高兴的新年!

新衣服新鞋子、吃的饱穿的暖不说。

他还有好些的果子糖块零食吃,还有还有,他还收到了好些好些的零花钱!

安爷爷给了他五块钱。

妈妈给了一块,姐姐给了十块!

十几块钱啊。

哦,对了,安南大哥还送了他新玩具……

是一个变形金钢。

可以转变好几种样子的那种。

放到地下上紧了发条还能自己走路,可好玩可好玩了。

这两天柳向东吃饭睡觉都不离手!

对了,他还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房间,是他一个人睡!

每天早上醒过来他都会在床上坐上好一会儿不敢动。

生怕他一动,这一切都是梦。

都会重新回到过去吃不饱穿不暖,天天睁眼就能看到自家妈妈哭红的眼圈!

好在,他每次都能发现,

这是真的。

不是梦!

初三用过早饭,柳双双帮着柳妈妈收拾碗筷。

安南站起来意思下的动手要帮忙,自然是被柳妈妈给拦下来,

“哪里用得到你,赶紧出去玩,不过今个儿外头有点冷,要不就回屋去烤火去,这里有阿姨呢。”

也就是相处了几天。

不然,柳妈妈都不敢这样和安南说话打招呼!

在她心里头安南可是大城里头来的高贵人家的公子,和她这乡下小户人家的相比。

那就是两个天地啊。

“那就辛苦阿姨。”

安南道了谢,眼角一挑,隐隐的瞟了眼他爷爷。

那意思很清楚,看,不是我不帮忙,是阿姨不让我帮!

“滚!”

安老爷子都懒得理他!

安南哈哈一声笑,拽起也准备要帮忙的柳向东,

“走,哥带你出去玩去。”

“哎外头那么冷去哪啊,你们两个穿好衣服……”

柳妈妈心疼自家儿子身体弱,不想让他出去外头乱跑。

可安南直接把人给拽没了影儿……

回头,她凑在灶房里头和柳双双嘀咕,

“那个安小公子的,你说他把你弟带哪去了,外头风大呢。”

“你弟打小就身体弱,再吹风着了寒气……”

柳双双却不这样看。

虽然她理解她妈心疼柳向东这个儿子的慈母心,但是……

想了想,她一脸认真的看向柳妈妈,

“妈,你不觉得之前的时侯拘的东子有些紧吗?”

啥意思?

柳妈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那么睁着眼看着柳双双,等着她接下来的解释。

柳双双失笑,

她妈有时侯脑筋真的就是一条线。

简单又可爱。

抿唇笑了下,她轻声道,“男孩子总是要有人引导的,妈也好我也好,虽然都疼他护着他,但却不知不觉的也限制了他的一些行为,如今安南肯带着他玩,也挺好的。而且……”她眨眨眼,笑嘻嘻的继续道,“多跑跑多锻炼一下,说不定回头他的身体会更好呢。”

“你看今年冬天东子就没怎么生病是不是?”

“哎,你这话说的倒是真的。”

柳妈妈想起往年,一到冬天小儿子就整个人脸色煞白。

哪个冬天不得躺在炕上折腾个几回?

不然,柳奶奶为什么宁愿把柳双双给留下来,也把柳妈妈和柳向东给撵走?

就是觉得这个孙子活不下来!

“那妈就不管了,不过回来还是得叮嘱着他点,不能跑太远。”

又念叨几句,柳妈妈虽然心里头还是担心,但却也没在多说什么。

她知道好歹呢。

自己说的多了,万一不小心让人家安老爷子祖孙两个听到。

到时侯再不带儿子玩了怎么办?

她们还在这里住着呢。

“妈你放心吧,安南有分寸呢。”

他不过是个贪玩的孩子呢,有什么分寸?

柳妈妈心里头叹了口气,点点头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上午安南带着柳向东在院子里头套圈,玩各种的游戏。

时不时有笑声飘进屋子里头。

柳妈妈先前还有些担心,后来听着儿子响亮的笑声,也跟着松了口气。

或者,女儿说的对。

这孩子啊,有时侯也该适时的松一下手!

午饭是柳妈妈煮的。

征询过安老爷子的意见过后,扒了一颗白菜剁了,掺了些粉条和酥肉一块熬。

等到快出锅的时侯又把过年炸的各种丸子切开丢了些在里面。

一人一大碗。

等到吃的时侯放了两个酱碟儿。

爱吃酸一点的加点醋。

爱吃辣些的有剁椒。

安南就不说了,一碟子的辣椒几乎大半被他抢了去!

安老爷子不敢吃辣,加了些醋碟吃的津津有味。

到最后放下碗还依依不舍的,

“双丫头啊,你这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安爷爷可是跟着享福了。”

安南听了他爷爷的话瞥了眼柳双双。

不过好歹是吃人嘴软,没出声!

倒是柳双双,她抿了唇笑嘻嘻的,

“安爷爷喜欢吃以后我有空就给您煮饭吃,不过做的不好吃您可不能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

比起前段时间他们找来的隔壁煮饭的邻居可是要强多了!

就这丫头母女两个的手艺。

就是他们以往家里头特意请的煮饭阿姨都有所不如呐。

不过,安老爷子觉得吧,说是柳妈妈做的,但肯定还是双丫头的厨艺更好!

饭后安爷爷来了兴趣,拽着安南下棋。

安南倒是能陪老爷子下两局。

可惜棋艺不精。

输了两回就被安老爷子给嫌弃的骂跑了。

他一回头,看到柳双双走过来,笑呵呵的招招手,

“双丫头过来,爷爷教你下棋。”

孙子什么的一点儿都不可爱。

他和老伴这一辈子就想要个软软的小闺女儿。

可惜老伴到死都没得偿心愿。

要说起来也挺让人无语的,他和自家老太婆生了三个儿子。

老大老二家都是一家两个小子。

老三最小,才结婚没两年,没动静呢。

老爷子这心里头遗憾啊,怎么就没个小姑娘呢。

这不,接触了柳双双一段时间,就觉得这丫头有点入他的眼!

“安爷爷,我可下不好啊,到时侯您不能骂我。”

刚才安老爷子一脸嫌弃安南的样子她可是瞧到眼里。

好笑之余不禁在心里头帮着安南同情一把,

这可真是亲爷孙!

“爷爷教你,那小子皮厚,三天不打不骂的就上房揭瓦,爷爷才不骂你。”

女孩子脸皮薄,可是要娇养的。

“谢谢爷爷。”

站在门口的安南磨牙,看看,他果然就是个捡来的!

还是不受宠的那种!

行吧,不受宠就不受宠了,他接受现实!

不过这丫头会下棋?

安南抱着怀疑心态,想了想转身走了回来,

他倒是要看看自家爷爷那急性子,怎么个教人下棋法!

到时侯三言两语的没了耐心。

不发脾气才叫一个怪!

到时侯这丫头别哭鼻子吧?

他眼里闪过一抹幸灾乐祸,心里头想着,瞧在这丫头也算是拯救自己于水火,帮他陪着自家老爷子的份上。

一会儿他爷爷要是发脾气狠了。

他再开口帮她求个情就是。

总不能大过年的让小丫头被骂哭吧?

只是没一会儿站在一旁看的安南就瞪圆了双眼,

这丫头是真的不会下棋吗?

别说他这样想,就是安老爷子都忍不住先是腹诽,最后更是在第三局过后抬眼看向柳双双,

“你以前学过下棋?”

柳双双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这样问。

原本她可以不表现出这些来,自己不会不是很正常吗?

只是……

她对上安老爷子诧异和疑惑的目光,抿唇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我以前在学校里头看到两个老师下过,就就偷偷的学了几回,还还有集市上有几回也看过……”

“就这些?”

安老爷子是真的瞪圆了双眼,吃惊。

上下打量着柳双双,心里头的惊讶是真的要冲破头顶了。

难道说,这丫头不止学习好,在下棋上也是极有天份,一学就会,举一反三不成?

“还有您刚才教我的啊。”

柳双以眨眨眼,再开口,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拘谨和紧张,

“安安爷爷,我是不是很笨,学不好这些啊?”

“不过没关系的,我们班主任老师说过,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我虽然学不好下棋但我学习还可以,而且还能做好些好吃的,这样就很好了,就是我学不好下棋安爷爷您别生气,我我以后尽量多努力学,认真学……”

“等我以后学好了再再好好陪安爷爷您下棋。”

安老爷子看看自己差不多被白子逼的走不下去的棋盘,再看看一脸认真的小姑娘。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你现在已经下的很好了。”

学好了再来?

估计那个时侯能直接秒自己这个老头子!

然后,老爷子一抬头看到自家孙子,不禁更嫌弃了,抬手指指他,

“你看看你,看看你个没脑子的,人家小姑娘多聪明啊,一学就会一教就会。”

“你呢?”

“我打你几岁就带着你下棋,又教又会的,你倒好,还不如人家个小丫头就看了那么回!”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气呼呼的端起手边的茶杯一口闷,顺手丢给安南,

“去再给我倒杯茶去,瞧着你就生气!”

安南翻个白眼,哼哼着,

“您瞧我不顺眼还让我给您去倒茶?”

“要是你连倒个茶都不会,那我还要你做什么?”

安南,“……”说的可有道理了,他竟然无言以对!

“爷爷,您也别老是惹安南,他其实心里头可孝顺您了呢。”

“嗯,这小子啊,心好,但性子不稳,刺头。”

安爷爷嘟嘟囔囔的说了几句自家小孙子,转过味来后一脸好奇的看向柳双双,

“你这丫头,竟然觉得他挺好的?”

“我记得他以前老是和你唱反调,还老刺你吧?”

“你还觉得他是个好的?”不是熊孩子?

柳双双瞧着安老爷子脸上真实的诧异,扑吃一笑,“我是真的觉得他挺好的啊,而且,还帮过我好几回呢,让我们住到这里来也是他听说我家的事情以后主动说的,不然我可不敢跑到安爷爷你跟前来说这些。”

是觉得双方没这个关系吧?

安老爷子咪了下眼,对于眼前的柳双双又欣赏了几分。

这丫头真的很聪明。

也有分寸!

“安爷爷,您还要继续往下走吗?”

安老爷子正想继续说点什么呢,耳侧听到柳双双的话后他凝神去看棋盘。

好半响。

他哑然一笑后丢了手里头拈着的棋子,

“爷爷输了,不下了。”

这棋或者还有别的出路。

但是,他是想不到了!

“爷爷,你也有可能输啊,我可是头回看到。”

端着茶走进来的安南一边说一边还哈哈大笑了三声。

充分把自己心里头的幸灾乐祸给表达了个十成十。

安老爷子接过他的茶放到一侧,一巴掌拍了过去,

“臭小子敢取笑你爷爷我是吧?”

“去,帮爷爷把笔墨拿出来,爷爷高兴,给你们写几个字玩。”

安南啊了一声,“您这会儿写什么大字呢?”

“我高兴,我乐意行不行?”

“行行行,我这就去给您收拾。”

安南眼珠转了转,视线在稳当当坐在那里的柳双双身上一扫。

脑海里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接着,他哈了一声,指着安老爷子,“爷爷您不会是输不起,想用写大字这事儿来赢一场吧?”

“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抽你?”

安老爷子瞪了眼安南,笑骂几句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柳双双,

这丫头不会也是这样想的吧?

虽然,大概,好像,可能,也许的,他好像是有那么几分心思。

不过呢,安老爷子也是真的高兴。

柳双双微微一笑,“要不我也去帮爷爷铺纸吧,有一次在学校看到我们校长爷爷写大字,当时我就觉得写的可好看可好看了,羡慕的紧呢,可惜我学不来……”

“谁说你学不来的啊,双丫头那么聪明,别难过,以后爷爷教你写。”

柳双双眉眼弯弯的笑起来,

“谢谢安爷爷。”

门口,安南暗自撇下嘴,

没看出来,小豆芽儿菜还挺会哄老头子的啊。

早先被特意腾出来的书房中。

一张大桌子上。

笔墨宣纸都正经的摆好。

柳双双一本正经的站在一旁瞧着安老爷子写字。

倒是安南,一脸的淡定嫌弃。

甚至还在一开始打击安老爷子,

“爷爷,你写的那字要不咱就不献丑了吧,省得一会儿爷爷你再写错了觉得不好意思。”

“臭小子想挨打是吧?”

安老爷子一眼瞪过去,“好歹你爷爷我也是练了这么些年的好吧?”

一边说一边摆出了写字的架式,

“等着瞧啊,双丫头看看爷爷写的好不好。”

安南抬头看了下屋顶,

他还是看屋顶吧。

省得一会儿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把他爷爷真给气到。

安老爷子写的是***的一首词,沁园春,雪,应该瞧的出来还是练过,用过些心思的。

肯定是不如什么专家大师。

但是,却也能拿的出手。

老爷子毕竟上了年纪,这一首词一气呵成的写下来。

停笔后脸上就多了些潮红。

气息也略有些喘。

安南很是自然的接过他手里头的笔,另一只手则体贴的递过一杯茶。

安老爷子则是递的接的都极是顺手。

瞧着,应该不止一次这样了吧?

柳双双在一侧看着,眉眼弯弯的笑意中隐隐藏着一抹的羡慕,

祖孙两人的感情真好啊。

可惜,她和弟弟就没有这样的爷爷奶奶!

“怎么样双丫头,这词你们学过吗,爷爷写的怎么样?”

“写的很好。”

柳双双想也不想的点头,一脸真诚的夸着,

“比我们班主任在黑板上写的好看多了。”

这话听的安老爷子哈哈大笑,

丫头说的是实话啊。

高兴!

吃喝玩乐,初三到初五就在家里头其乐融融的过了几天。

初六是开年头一个集市。

人流量极少。

依着柳双双的意思本来是想着劝柳妈妈多在家里头休息两天的。

柳妈妈却是不同意,

“就初六开门。”

吃喝穿都得用钱。

两个孩子一年比一年长大,她这个当妈的不想着多赚点钱怎么行?

柳妈妈要开市。

柳双双姐弟两个自然要帮忙的。

不过早上的时侯柳向东却被母女两个留到了家里头。

人少,又是刚过年,就让他在家里头多睡会儿,玩会儿。

母女两个慢悠悠的开门,收拾好,把包子上蒸笼。

果然没什么人,直到快中午两笼包子还没卖完。

柳妈妈也不着急,大不了带回家晚上吃。

“双双你在这里看一下啊,我去那边菜场看看,买只鸡给你安爷爷熬个汤补补身体。”

老爷子待她们好,她自然也要回报的。

只是她这里才转身,就听到不远处有女人好听的声音响起来,

“这里竟然有卖包子的啊,宝宝过来,妈妈给你买包子吃,把你爸也带过来啊,快点的……”

柳妈妈一看来了生意,眉眼带笑的迎过去,

“几位客人想要吃什么,我们这里的包子有素馅的有肉的,都是新鲜肉,还有……”

柳妈妈的话噶然而止。

视线死死落在年轻女人身后抱着孩子的某个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