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心悦也是想不到在机场能碰到小家伙,她笑着解释道,“我来接朋友。”

“我和爹地来接干爹。”

小家伙黑溜溜的大眼睛,全是惊喜。

许心悦与小家伙笑着对视,而身边某个男人的脸色,却极度不好看,特别是儿子抱着她的腰,亲呢之极的画面。

令他很想把儿子扯回来,必竟这个女人看着清纯漂亮,可是她真正的职业,却是令他所不耻的。

“小牧,过来。”

顾承霄低沉命令一句。

小家伙没反应,倒是把许心悦给吓了一跳,她忙把小家伙的小手扳离了自已,因为她感觉得出来,顾承霄非常反感她和小家伙接触。

“小牧,你去接你干爹吧!我也要去接我的好朋友。”

许心悦温柔朝小家伙说道。

小家伙点点头,有些不舍的离开心许悦,回到父亲的身边,这时,顾承霄旁边的保镖道,“墨少出来了。”

顾承霄把小家伙抱起,朝通道口的方向去了,小家伙几次回头不舍得看着许心悦。

许心悦微笑目送他,挥了挥手。

这时,许心悦才朝出来的人流看一眼,立即就看见了自已的好姐妹黎烟。

“烟烟,这里。”

许心悦朝黎烟挥手。

真巧,小家伙的干爹就是这个大帅哥,名叫墨泽扬,他在看见小家伙的时候,立即放下手里的一切行礼,伸手过来抱他。

“小牧,想不想干爹?”

墨泽扬的手,禁不住在小家伙娇嫩的脸蛋上轻弹了弹。

小家伙笑嘻嘻的抱住他的脖子,“想,我想干爹回来陪我玩。”

“人太多,赶紧走吧!”

顾承朝低沉出声道。

墨泽扬抱起小家伙,“走,回家,干爹给你带了礼物。

小家伙的眼神立即左右顾盼着,仿佛在找什么人。

“你找谁?”

“我找心悦姐姐呀!”

小家伙说完,人流太多,他没有找着。

这会儿,许心悦和黎烟已经推着箱子朝门口走去了。

“你有没有感觉四周的人,都在盯着我看,他们在看什么?”

黎烟朝身边的许心悦问道。

许心悦也感觉好像有很多人往她们看来,她扭头之际,感觉黎烟的背上贴着什么,她立即定睛一看,有些气恼的替她扯下,“谁在你后背上推这个呀!”

黎烟一看那上面的字,气得咬牙不已,“一定是那两个疯狂女,可恶,这么捉弄我。”

“怎么了?

你惹到人了?”

许心悦不解的问。

“倒楣,一会儿跟你说。”

黎烟有些无语。

许心悦也只能同情一下闺蜜了。

许心悦不经意抬眸,倏地,看见了顾以牧小朋友坐在一个黑衣黑裤的男人怀里,身边伴随着顾承霄,两道俊拔修长的身影,不分轩轾。

这两个男人充分证明了一句话,物以类聚。

黎烟迫不及待的想要吃大餐了,“我们晚上在外面用餐,用完餐我再回家。”

“怎么了?

不先回家?”

“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被炒了,我曾扬言说,要出人头地的回来,现在,我除了一身行头,我哪有脸见我爸妈。

”黎烟有些挫败的说。

“好了,你比我有出息。”

“你的秀这么棒,为什么杰西卡没有看上?”

“一言难尽,我回头和你聊。”

两个姐妹坐进一辆的士,旁边一行三辆黑色轿车霸气离开。

晚餐,许心悦请黎烟在一家不错的餐厅,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最近发生的事情。

“什么?

许安安这么霸道可恶,竟然在杰西卡面前踩你?”

黎烟听完,气得想要骂人。

“我以为我不招惹她,我们就相安无事,谁知道她会这样对我。”

许心悦也是懊恼,最近和许安安的接触,令她知道,她和许家就是仇敌的关系了。

许心悦对于当年代孕的事情,没有告诉黎烟,所以,小家伙的事情她就暂时不提了。

必竟,这件事情许家也曾一再警告,不许告诉任何人。

黎烟也讲了自已被炒的经历,也是一个字惨才能形容,再加上飞机上的不愉快,她都要郁闷死了。

“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他不过就是长得帅了一点,谁认识?

这个男人高冷极了,在飞机上,他一路不说话,就在听歌睡觉,而且,我冒犯了他,道歉了几次,他也懒得理我,你说这人怎么这样呢!”

黎烟可有些郁闷的撑着下巴。

“那你到底是怎么冒犯他了?”

许心悦好奇的问。

黎烟的俏脸悄悄一热,她尴尬的咬了咬唇,“就是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突然遇上强气流,我好不容易回到位置上,还没有坐进去,就感觉整个飞机往下降,我吓得腿一软,跪在通道上,伸手抱住了他的腿…还…”许心悦眨了眨眼,“还怎么了?”

“我害怕嘛!你知道人一害怕就会找东西抱的,而且,我脑袋埋在他的腿上。”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位置吧!”

许心悦扑哧一声,笑出声。

看着灯光下好姐妹的脸色,许心悦想,自已是猜对了。

“那个时候,都快要吓死我了,我哪顾得了那么多。”

黎烟一脸惨样,“就因为这样,被旁边两个疯狂女看见,以为我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占他便宜的,你说,谁想占他便宜了。”

许心悦当然知道黎烟没这方面心思的,她叹了一口气,“你这趟回来,还真是几经波折啊!”

“可不是!”

黎烟吸着果汁,咬牙切齿。

“你投简历了吗?”

“我休息两天就投吧!我闲不下来。”

“嗯,正好我再休息几天,我也该去门店那边报道了。”

两姐妹一边聊天,一边吃晚餐,气氛轻松,也缓解了彼此的压力。

稍晚一些,两个人各自拦车回家。

而在另一座高级酒店里, 墨泽扬也正和小家伙道别,“小牧,收到礼物回去要乖乖听话。”

“嗯,干爹好好休息。”

小家伙懂事的点点头。

“你说得那个漂亮姐姐,改天我也想见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让你这么牵肠挂肚的。”

“好啊!等有时间,我介绍漂亮姐姐给你认识。”

小家伙笑着点头。

这时,墨泽扬抬头朝对面的顾承霄道,“明天见吧!我先回去休息了,这次回来,接家族生意够我头大了。”

“嗯!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