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文修是这样说的——

“一般半神都能得到神赐的脏器,这个脏器能够吸收神力用以滋养强大你们的肉身,修炼起来事半功倍。除此之外,体内有神赐的器官,自身的性命自然也掌控在对方手里,一旦背叛……除此之外,若是你修炼出来的神力和属性和对方相符,还有可能被对方抽调而走。”

顿了顿,他补充道:“不过后面一点你不用太担心,不到万不得已,神灵不会这样做。”

宁然当时肺都要气炸了,面上却一派平静地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坏处吗?”

“没有了。”文修摇了摇头,对着她宽慰道:“你不要不忿,这并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事实上,即便没有这个神赐的器官,神灵要你死,你难道还能逃得掉?至于背叛神灵这种事,我们更是没有资本去做。”

他神情淡淡道:“如你这样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是个半神战士,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有机会突破成为真神的。”

“这个世界是属于神灵的,凡人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傀儡,若是看不穿,也不过是一辈子不痛快。”

“若是我将脾脏摘除了……”宁然忍不住道。

文修有些惊讶她有这样的想法,随即摇了摇头道:“除非不要命了,否则赶紧打消这种主意。以前也有半神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神赐的器官摘除之后,不说损失的器官会造成的生命威胁,神力的反噬就是你绝对扛不住的。”

他指着她脾脏的部位道:“哪怕脾脏摘除,你体内也依旧会有对方的神力残留,到时候……”

文修并没有把话说完,但宁然又如何猜不出他的想法。

当时她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其实却是气得不轻。

后来,她琢磨了一下,发现想要摆脱这个神赐脾脏的牵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那个生父给干掉!

然并卵,除了知道对方是一个神灵,她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虽说当初自己出生的时候对方的投影出现了,无奈……根本看不清楚长相啊。

宁然倒是问过文修,然而文修也不知道,据他说他知道她的存在也是因为接了神灵塔的任务。

至于她生父是谁,他也不知道。

据文修说,因为脾脏的联系,她一旦看到对方,就会认出对方。

对此,宁然郁闷极了。

她倒也考虑过要不要去问芙丽,然而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一来她没有揭人伤疤的习惯,二来……芙丽知不知道还是未知数呢。

这一日的学习之后,宁然正打算离开,申度破天荒开口了。

“你……你可不可以教我算术?”

宁然看过去,申度扭开脸,抿了抿唇,板着一张脸道:“我有一次听到了你跟学者阁下的话,你好像学了算术……”

“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宁然打断了他说不上是解释还是服软的话语,淡淡道。

申度确实是一个聪明的人,比起认字,他认为学会算术更利于他将来到大城市去找工作。

宁然当然知道这一点,抄书读报或许也收入不错,但远远比不上做账。

不过她虽然对申度他们没什么恶感,但也谈不上感情。他们不将她当成家人,她亦同样。

因此,她也不会特意去为他们打算。

同样,他们自己想到了,要求了,她也不会拒绝。

这便是她对自己跟匹山一家关系的定义。

安嫂子看在眼中,只觉得自己带大的孩子吃了很多亏。文修看在眼里又是另一番感想了,他觉得这孩子不是普通的聪明。

想到她的未来,他不由叹了口气。

可惜她不是一个男孩。

这一年的冬天冷极了,安宁的小村庄却是出了一件大事。

村长一大早醒来,发现自家门口有一个小婴儿。要单单如此就算了,那个小婴儿明显不正常,她的鼻翼、耳后乃至于脖颈后以及手腕处都有着浅浅的蓝色鳞片,一双琥珀色眼睛更是和兽瞳极其类似。

“这、这……”村长年纪不小,被吓得够呛。

村长的妻子就更是吓坏了,一边往屋里躲,一边大喊道:“赶紧把那个怪物丢掉!”

村长这会却是回过神来了,犹豫了下,他上前将婴儿抱起,对着老妻道:“你在家待着,我去给学者看看。”

他抱着小婴儿到的时候,宁然正在文修的指导下谱曲。

——这个世界的神灵别看打得厉害,但由他们发展而来的文明却非常多样化,文字、音乐、数学、天文、地理、建筑……各种学科几乎都有。而在宁然表现出了过人的天赋之后,文修就一直致力于将她培养成一个全才。

看到村长怀中抱着的婴儿,文修顿时愣了,“这孩子……”

村长满头大汗,“阁下您看看这孩子……是不是怪物?”

“即便真是怪物,你也得罪不起。”见自己一句话就把村长吓得够呛,文修也不卖关子了,开口道:“这孩子是海怪和人类的血脉。”

顿了顿,“估计是血脉更偏向于人类,没有办法在海底生存的关系,她的母亲才把她送回来。”

“海怪?”村长没什么见识,闻言一脸疑惑。

宁然在一旁解释道:“是海洋中的非人类,有些是自然生成的,有些是神灵的后代。”

“神灵的后代?”村长一脸呆愣。

宁然点了点头,“神灵的后代很多都是非人的模样,甚至很多神灵看上去就非常像怪物。”

村长整个人都懵了,“可……她为什么要把孩子丢到我家门口?”

宁然一怔,看向一旁的文修,迟疑道:“对方或许是冲着老师来的?”

村长才要松一口气,却见文修摇了摇头道:“不会。对方把孩子送到你家门口,那她肯定是你家的血脉。”

“怎么可能!?”村长一脸惊惧。

文修淡淡道:“你爱信不信。”

村长咽了口口水道:“我长子和长媳带着孙子孙女在城里,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剩下一个苗苗……他才14岁。”

他口中的苗苗是他的幼子,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才起了那么一个小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中文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最新章节,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